蓟县农家院网刊登蓟县梨木台农家院、蓟县九山顶农家院、蓟县黄崖关农家院、蓟县盘山农家院、蓟县八仙山农家院、蓟县毛家峪农家院、蓟县九龙山农家院、蓟县翠屏湖农家院信息。  
 文 章 搜 索
选择分类
关键字词
本周阅读排行
 蓟县下营镇加钱旅游建设
 蓟县农家院应提高自身的吸..
 蓟县避暑胜地—九龙山
 蓟县农家院达到2000多家
 蓟县农家院升级蓟县民宿
 乡村旅游可以“土”,观念..
 蓟州景区、农家院防控政策..
 有一种“微度假”,叫山间..
本月阅读排行
 联系我们
 蓟县下营镇加钱旅游建设
 蓟县景区优惠门票价格表
 关于我们
 蓟县避暑胜地—九龙山
 第四届重庆农家乐旅游休闲..
 蓟县农家院升级蓟县民宿
 蓟县农家院应提高自身的吸..
文 章 详 细 内 容

全国第一家农家乐成都农家乐

[分类:蓟县农家院新闻/蓟县农家院新闻][字号:18px/14px/12px][颜色:]


  翠竹掩塘,晨间鸟鸣,这里是农家乐发源地——成都市郫都区友爱镇农科村。

  进入秋天的成都,天气转凉,但近郊的农家乐生意,一逢周末便火了起来。行驶在水泥村道上,两侧的林木、田野轮番替换。距市区1小时车程的农科村,总是吸引一批又一批游客、学者前来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在改革开放浪潮下,农村发展迎来新机遇。农民出身的徐纪元率先做起花木生意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平常的热情留客吃饭,最终会发展为一种火遍全国的旅游模式。1986年10月,他创办了全国第一家农家乐——徐家大院。之后,农家乐遍地开花,吸引无数人前来体验,促进农村经济的发展。

  30几年来,徐纪元见证了农家乐江湖的跌宕起伏,也曾押下全部身家,不断改变着农家乐的形态,“改革开放给农村带来了机遇,我是一名农民,不仅希望家人生活更好,也希望全村的经济搞活。”


农民“不安分”


改革开放后,他成“万元户”

 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广,让农民积极性提高,粮食增收,逐渐告别吃不饱饭的时代。

  1980年,徐纪元虽然分到土地,但并未一门心思只想种粮食,他看到了潜在商机。“家里有好几个娃要养,光靠种田只能解决温饱,给不了他们更好的生活。”之后,他尝试在田里种花木,然后拿到市场上卖。

  几年间,通过花木、养猪、养鸡,徐家成为当地有名的“万元户”。让徐纪元至今感到自豪的是,在当年的表彰大会上,他拿到一辆永久牌加重自行车的购买指标,“在当时,只有镇、村干部才有,现在这个车都还放在家里呢。”

  赚了钱后,他重修了老房子:灰砖青瓦、绿树绕家,一时间风光无二。随着生意越做越大,各地赶来他家收购花木的商贩,络绎不绝。好客的徐纪元总会留客人在家吃顿家常饭。

  “都是家常菜,回锅肉、豆花之类。”他说,不管是朋友、商贩,还是领导,“农村人很淳朴的,刚开始是不愿意收一分钱的。”


  这往后,家里的来客越来也多。“有一次,县里搞活动,邀请了外国友人。”县里领导安排客人到了徐家来吃饭,专门给了徐纪元肉菜钱。从那以后,带朋友来徐家吃饭聚会的,会自觉给肉菜成本价。虽没有固定的收费标准,但早期农家乐的雏形已初步形成。

  “农家乐真正创建,还要感谢一位旅行社老板。”徐纪元说,这位老板是常客,有次专门找到他说,“建议搞个经营,把家常菜推给游客,这位老板负责带团来吃耍,徐纪元就定个标准,来收取一定费用,包含吃和耍,然后两人按比例分成。”

  很快,两人达成意向。这位老板如约带团到这里旅游,每次餐饮必到徐家,每位游客只需交30元,就能在这里吃耍一整天。几次下来,到徐家吃家常菜、观光游的客人更多了,生意彻底火了。

  看到徐家尝到了甜头,其他村民也开始效仿。“有人在院坝里摆上桌椅,提供餐饮服务,按人数来收费。”徐纪元说,就这样,农家乐不再是他徐家大院一家,更多人加入进来。


      亲历黄金期


      “两只脚”走路 老本行不丢

  “1996年到2000年左右,是农家乐的黄金时代。”看着村里打出的各种农家乐招牌,徐纪元说,农家乐不只在农科村流行,更在温江、都江堰,甚至北京、天津等地都出现了,而且形式不一。

  他记得,农家乐最火时候,这个村子就有近百家,“大半的村民都在做这行生意,很多还是全家总动员。”徐纪元的大儿子徐世勇,在高中毕业后,就扑到了徐家大院的生意上,“好的时候,从早忙到晚,一天有几百块收入。”

  看着农家乐在全村、全国各地满地开花,徐纪元其实有一抹担忧。所以,与其他农家乐的经营者不同,他并不是全身心都在农家乐上。

  “简单说,不能‘一只脚’走路,得两只一起走。”除了经营着热火朝天的徐家大院,接待大批游客外,他还做着老本行——花卉苗木生意。

  或许,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远见,在后来全国农家乐的“寒潮期”到来时,徐家大院才躲过一次次危机,坚持至今。


      挺过低迷期

      农家乐升级,再次引客来

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就有兴盛交替。

  在2000年后,农家乐的一场寒冬突然到来。“农家乐风靡全国,但散乱、同质化问题明显。”徐纪元说,拿不出新意,这门生意自然垮下来了。

  原本,农科村一天客流量能达上万人次,在生意下滑后,人气稀少,近百家农家乐开始抢客,苟延残喘,直到倒闭。“因为花木生意没丢,徐家大院虽然生意下滑,但还是撑住了。”为了寻找新机遇,徐纪元和家人开始四处学习、考察。

  2002年,考察回来后,徐家作了一个让全村不能理解的决定。在这样的低迷期,他们仍决定投资几百万,押上身家,升级徐家大院,“很多人私下议论,这就是烧钱,会亏得倾家荡产。”

  但徐纪元坚持要做。就这样,第三代徐家大院在保留川西民居特色前提下,加入西式建筑元素,除了餐饮还增加住宿体验,并获得当地政府支持,改善基础设施,并吸纳社会资金与管理人才进来。

  新版农家乐一出,游客陆续回来。



文章来源:蓟县农家院  作者:蓟县农家院  整理日期:2018/11/1
[文章浏览:452][留言反馈][打印文章]
相关文章
·四川农家乐产业规模效益全国第一
 
Copyright @ 2014 www.jxnongjiayuan.com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蓟县农家院网版权所有